尚德机构又双叒叕被罚,在线教育给我们的启示

  • A+
所属分类:成人培训机构

在教育这个关乎国计民生的特殊行业里,培训机构本就是不合理的存在,且不说教育涉及的“德智体美劳”全面教育,门槛低,管理混乱,人员参差不齐,误人子弟,就看唯利是图的上市公司背后驱动力——股东的利益最大化,这就决定培训机构最终目的不是教育,而是盈利。

尚德机构又双叒叕被罚,在线教育给我们的启示

就以尚德机构为例,因虚假广告被罚,联合百度金融合作的教育贷与此篇报道里的培训贷如出一辙,又是网贷、网贷、网贷,请不要把手再伸向学生了,好吗?从良不好吗?

高中毕业的赵翔一直想提升一下自己的学历。

2018年,他在网页上搜索“提升学历”,找到了“上诺教育”(北京上诺天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网站。该公司网站上有成人继续教育的内容介绍。据说该公司可以帮着报名入学,还提供学习资料。

后来,他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朝外SOHO A座的上诺教育,交了2.5万元,报名**开放大学、北京交通大学的专科和本科继续教育。

数月后,赵翔不仅上学的愿望落空了,还要月月还贷款。

和赵翔同样境况的年轻人不在少数,从2017年开始,一些以做成人继续教育为主的机构出现违约事件,因涉及“培训贷”,让众多自考学员陷入“两难”。

缴了学费没学上,考卷到处是错字

赵翔记得,缴费签协议的时候,上诺教育的老师承诺,3年半内可以拿到这两个学校的本学学历证,2018年底就可以在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学信网)上查到他专科入学的学籍信息。

可到了2018年年底,赵翔并没有在网上查到学籍。上诺教育老师回复他是“批次原因”,因为赵翔报名时间较晚,要延后才能查到。

赵翔开始等待。其间,他收到了上诺教育寄来的“官方试卷”,让他答好后寄回。试卷内容与人力资源、行政管理等课程相关,“内容挺多,足足做了三天。”但卷子上有许多错别字,这让赵翔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一个正规的大学怎么可能提供满是错别字的试卷呢?这些内容莫不是上诺教育自己印刷的?”

等到今年4月,上诺教育的老师直接回复他说没有报上名。这让赵翔很恼火,提出退款,上诺教育签了退款协议,承诺在今年5月7日之前退款。

同样遭遇的非只赵翔一人。去年6月,秦菲通过上诺教育报名长春理工大学的专科和北京交通大学自学考试的本科,但却一直没收到入学通知。

去年8月,上诺教育的一位老师通过微信和秦菲联系,请她提供身份证原件,因为专科学校报名时要采集信息。身份证寄出半个多月才被寄回来。

今年年初,这位老师又通知她带身份证,去北京市顺义区现场采集指纹,用以报名本科学校,但那次采集信息并没有成功,“现场的人说机器坏了,录不上指纹。”

“去的地方是一个写字楼的办公室,现场也没有北京交通大学的老师,只有上诺教育的一个老师。”今年3月,秦菲和家人来到上诺教育在大兴区的办公地点(位于在大兴区亦庄经济开发区荣昌东街甲五号隆盛大厦C座),一间几平方米的小办公室里,放着一排长桌,几名员工围着桌子办公。

一位老师说没有报上名,可以退款,双方签了两份协议。其中一份“归还协议”上承诺在4月22日前退还全部学费,还写明“超过天数将按每个自然日10%总额的利率赔付乙方”。

另一份“协议”则写着,“退费以双方自愿为原则,签订协议后,双方均不能与(应为“于”)公共场合、媒体、网络平台、杂志媒体等资讯场合谈论该事件,一经发现,视同构成诽谤。”

但到了规定日,秦菲仍未收到退款。之后,一位姓尚的律师说,退款统一延期到5月底,而这个说法同样说给了不少来申请退款的学员。

尚德机构又双叒叕被罚,在线教育给我们的启示

“培训贷”缠身不得不还钱

沈飞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培训上“栽跟头”了,去年,他和爱人分别在“博学教育”(博学北京国际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和上诺教育报名,希望提升学历。但今年春节过后,博学教育突然“人去楼空”,目前警方已经立案调查。

这两家教育机构都为学生提供了“分期贷款”的支付方式。报名博学教育时,沈飞通过“海米管家”App,做了分期付款。当时,博学教育还让他签署了一份风险告知书,上面列出“申请人不会以商品或服务质量不符合申请人与商户间约定或商户之间的其他纠纷等理由拒绝还款。申请人承诺自愿承担因借款逾期所产生的一切后果”的内容。

还有一些学员通过库分期等平台贷了款。博学教育“人去楼空”后,剩下的是一**了钱上不成学却还要“还贷”的学生。

沈飞查了自己在央行的征信情况,发现上面显示他在海米管家上办理贷款。自己正准备买房,需要银行批贷款,虽然上不成学,但还是要咬牙把一期期学费缴完。

一些学生找到海米管家,其客服说,他们也是受害者,金融机构将费用一次性支付给了这些教育机构,如果学员不定期还款,就会产生信用风险。两个月前,海米管家客服对博学教育的学员表示,可以暂停还款、不上征信,逾期还款产生的利息可以免除,但本金还是要归还。

而上诺教育的学员发现,他们所交学费的一小部分被转给了个人——上诺教育的法定代表人“潘玉梅”,剩下的大部分学费通过不同的平台办了分期付款。

赵翔向上诺教育缴纳了10%的首付款后,剩下的2万多元学费在海米管家办理了分期贷款,“这个东西纳入个人征信,不还不行。”他目前还在每个月定期交还这笔贷款。

海米管家是重庆爱海米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平台,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股东为重庆海学易企业管理中心和上海米么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除了博学、上诺,被媒体报道有消费者认为违约或疑似跑路的教育机构里,还有“学霸一对一”“言客英语”等机构也通过海米管家平台为学员提供贷款。

沈飞曾通过平台询问海米管家的客服人员,为何和博学教育进行合作,对方表示公司对博学教育进行过资质审核,但由于博学经营不善造成的问题,海米管家无法进行预估监管。

在今年3月,中消协发布的《2018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中曾提到,与历年相比,2018年投诉事件出现了新问题:在传统预付式消费涵盖的各领域,出现捆绑金融消费信贷式的新营销模式。中消协认为,在此领域可能滋生“预付式+消费贷”缠绕叠加的新的侵害消费者权益问题。

在中消协投诉部工作人员谢龙看来,这种提前支付款项承诺提升学历的教育机构,也是在用“预付款”的方式让消费者支付学费。中消协发现,在家政服务、装修房屋、美容整形、教育培训等消费领域,经营者在宣传时,往往把自己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描述得十分美好,并有意淡化贷款压力,甚至以无息贷款作为诱饵。

消费者通过经营者推荐的金融机构贷款预付高额费用后,往往在出现商家不履行承诺、服务缩水、甚至关门跑路等情况时,才发现金融信贷条约中含有各种高额违约条款,消费者享受不到服务的同时仍需继续偿还金融贷款,消费者权益受到严重损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